承铁兵之魂 铸钢铁之路
时间:2018-07-20

曾记得小时候很大的一个乐趣就是和小伙伴们跑到贺兰山脚下的铁路边看巨龙般的火车蜿蜒行驶,然后我们远远的认真的数着那列火车究竟有几节车厢。等着火车哐哐哐的远去了,我们再跑到钢轨上看看谁能走的最远而不掉下钢轨。当然,这在现在是严禁进入铁路沿线的。  

上学后,很少再去铁路边上玩耍了,只是在路上远远的看到绿的或黑的或银色的铁罐的巨龙驶向远方,抑或在寂静的夜里,听着无比清楚的哐哐哐哐的声音渐渐远去。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和铁路有什么联系,只是一次,母亲说了一句:儿啊,什么时候能坐着火车去外面看看。

确切的说自己和铁路的紧密相连是从高考后开始的。在那个火热的夏季,当我怀揣着录取通知书,拖着行李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是乘着兰州开往北京的K44次来到京城求学。在以后的四年中,寒暑假总是挤着硬座或者站票往返于家乡和学校,一头是思念,一头是梦想。

又是一个夏季,自己还是坐着火车离开北京,只是这次是去工作单位报到,一个年轻的毛头小伙子,将把自己的梦想之旅和铁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了。现在想想,这也许就是人生的缘分吧,一个学习林业的人却到工程单位修起了铁路。在经过入职教育培训后,对单位有了初步的了解:中铁十八局电务处,前身是铁道兵直属通信1营。铁道兵,听到这个光荣的名字,心里有一点小小的自豪。而我将去参建的项目—菏日线通信工程,那儿的同事绝大多数都是老铁道兵。在项目,从生活到工作都得到了老兵们的帮助和指导,在技术上他们更是耐心的给我这个完全的外行讲解,渐渐的我也掌握了基本的工作要求,和他们一起去施工现场测量、敷设光缆,做防护,完全体验着铁道兵建铁路的所有。记得在跨京杭运河大桥上施工时,当时的项目工会主席韩云昌更是连着好几天和我们一起扛水泥槽,搬水泥。就这样,我们硬是在运输不便的情况下,完全靠自己肩挑人抬完成了近一公里的光缆水泥防护槽的搬运和砌筑,按时完成了施工计划。逢着下雨天,为了赶进度,我们自己人手一把铁锹,站在污水齐腰的电缆沟里清淤泥。这些对于现在的员工来说只能是不可想象的经历,但是,对于铁道兵以及刚转职新加入到公司的我们来说,却是经常的事情。这就是铁道兵的精神: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铁道兵们又是秉承着这样的精神,转战在祖国的建设现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修起了一条条的钢铁之路,这些铁路为货物运输和人们出行带来了极大便利,为促进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而家乡那条包兰铁路,正是铁道兵们在技术落后,条件艰苦情况下,广大指战员以苦为荣,满怀“今日吞风饮黄沙,明天彩虹草原挂”的豪情,忘我劳动,战狂风寒冰,斗大漠流沙,用钢铁一般的意志修建而成。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的建设者的脚步也跨出了国门,建设者的身影出现在世界各地。我也有幸和我们的老兵们远赴非洲,在炎热的撒哈拉沙漠边缘,施工建设苏丹麦洛维大坝电力项目,高温、沙尘暴、缺水、中暑,就像是每天的生活必然一部分,但这些困难,都被我们不怕困难,顽强拼搏的毅力所碾压。真是铁兵精神鼓舞着我们,高效优质的完成了项目建设,为当地人民的生活改善和工业发展做出了贡献。那一座座巨大的铁塔,就像是我们铁道兵精神的丰碑,高高矗立在茫茫荒漠之中。

如果说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是铁道兵精神,那么现在铁建人更有家国情怀,每个人都深深地体会着有国才有家,家是最小国的深刻含义。作为铁建人,不仅仅是光荣,是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国家的豪情壮志,一条条铁路的建设意味着更多的别离,和父母的别离,妻子儿女的别离。故乡只有冬天,而我已年岁增长;等再回故乡,或再无那亲切身影。父母孩子深深地思念,只能化作手机或电脑的屏保。只能把父母和家人的理解悄悄地深深地埋在心里,撸起袖子加油干,以成绩来报答家人,这就是铁建人!记得有一天坐高铁时我告诉孩子,这条京石武客专是我参与建设的,孩子对我竖起大拇指,带着小小的自豪说:爸爸真了不起。我也是小小的自豪,我参与建设的铁路让家人真实的体会着速度与成就。

中国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建设的铁路也已经连接起一带一路沿线的各个国家,货运畅通,经济腾飞,这也是我们铁建人为新时代做出的贡献,在其他各个建设领域、设备制造领域,更是能看到铁建人的身影,这也是我们铁建人担当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责任。

家乡的包兰铁路依然有火车在飞驰,而今天更有很多铁建人在参与建设西银客运专线,以后我回家的路将会更快捷。是的,我们将修筑起一条条高速的回家之路,发展之路,幸福之路。

让我们唱着铁道兵志在四方,背起行装,到祖国需要的地方,从天山千里雪,到东海万顷浪,劈高山填大海,在锦绣山河织上铁路网!(三公司京沈北京项目部  刘学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